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城论坛

搜索

论坛导航

永城交流
永城城事永城新闻图说永城永城义工永城问答
永城分类信息
二手信息网永城征婚吧永城房产网人才招聘网广告宣传网
永城俱乐部
旅游俱乐部单车俱乐部钓客俱乐部宠物俱乐部车友俱乐部运动俱乐部
论坛生活
家居与生活电脑与数码亲子与教育游子之家园
论坛互动
永城聊吧原创文学会员自拍音影图乐世间百态情感倾诉
论坛版务
新人报道论坛之声
1958
查看
0
回复

童 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匿名    论坛网友  发表于 2014-3-26 11:20:54   阅读模式

论坛网友
论坛网友  发表于 2014-3-26 11:20:54 |阅读模式

  □ 杨 勇
  每个人都有美好的童年,我的童年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度过的,饥饿成了我童年刻骨铭心的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的父母亲抱着不满周岁的我,领着我年幼的哥哥、姐姐从城里被下放到距离县城二十多里的农村。我家住在村南头,村中心有个不大的池塘,我姥姥家住在村北头,当时村里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稀稀拉拉的分布在村里的各个角落。我小时候胆子小,只要天黑下来就不敢出门,有时候妈妈让我去姥姥家送东西,我总会一溜小跑跑过去,因为总担心后面会出现什么妖魔鬼怪。
  那时候,农村还没有电灯,更没有电视机、电脑。天一黑下来,村里到处漆黑一片,辛苦劳作了一天的人们,为了节省灯油,便早早地吹灯睡觉了,整个村庄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狗吠外,可谓万籁俱寂。七十年代的农村不光物质匮乏,精神文化生活更贫乏。一年除了能看上几场“样板戏”电影外,就是听大鼓书了。大鼓书的内容大多是古代绿林好汉行侠仗义和狐仙鬼怪的故事。记得有一次,我为了听大鼓书《水浒传》,深夜才回家,被母亲痛骂了一顿。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贫穷落后,物质极度匮乏,凭“工分”吃饭,肚子总是吃不饱。饥饿成了我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记得每年春季,青黄不接,是人们最难熬的时候。鲜嫩的榆钱,青青的榆树叶,洁白的洋槐花,各种叫不出名的野菜都成了难得的“美味”。夏季,在小河摸小鱼、小虾,采莲蓬,捉泥鳅,在田野里捉蚂蚱,上树摘红红的桑葚,搓鲜麦仁,美美的饱个口福。秋季,邻居家的鲜枣,生产队的毛豆、红薯,又成了我和小伙伴口中的美食。
  童年的我很贪玩,每到冬季,我和小伙伴除了滑冰,打雪仗外,捉麻雀也是我们在冬季喜欢玩的游戏。冬季的原野,寒风刺骨,白雪皑皑,天气特别的寒冷。我和小伙伴闲不住,就在雪地里玩捉麻雀的游戏,我们先选一片平坦的雪地,拿扫帚扫出一小片,然后,拿一个竹编的大箩筐,在地上撒一些秕谷,用一根小棍把大箩筐支起来,小棍上拴根小细绳,最后,我们远远地躲在远处,隐藏起来。我们手里紧紧握着小细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箩筐,静静地等待着麻雀飞来觅食。等啊等啊,终于有几只贪嘴的麻雀飞到箩筐下觅食,等它们走到箩筐中央,我们看准时机,手中的绳子猛地一拉,大箩筐“啪”的一声,便稳稳地罩住了麻雀,箩筐下的麻雀插翅难逃,乖乖的成了我们的“俘虏”。
  童年挨饿的滋味不好受,以至于我现在每当看到小孩把雪白的馒头扔掉时,我就一边情不自禁地捡起馒头,一边给他们讲我小时候挨饿的故事,并叮嘱他们要珍惜粮食,因为粒粒皆辛苦,粮食来之不易。现在,人们吃饭讲究营养,吃糠咽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故乡那蓝蓝的天、村口的大槐树、屋后池塘的荷花都成了我梦中最美妙的回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永城论坛 ( 豫ICP备13015667号 )Design by 永城论坛 © 2006-2014